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如果你不想老被思考的陷阱绊倒建议熟读清醒

2019年03月21日 栏目:娱乐

如果你不想老被思考的陷阱绊倒,建议熟读《清醒思考的艺术:你让别人去犯的52种思维错误》经常有人问我,你是怎么做到在生活中不犯思维错误

如果你不想老被思考的陷阱绊倒,建议熟读《清醒思考的艺术:你让别人去犯的52种思维错误》

经常有人问我,你是怎么做到在生活中不犯思维错误呢?,我回答,我做不到,准确地说我根本不想这么做回避思维错误很麻烦的,我给自己定下规则:在后果影响很大的情形里,我设法尽可能理智的做决定。我掏出我的思维错误清单,逐一核对。在后果影响较小的情形里,我就会放弃寻找理性的解决方案,而是听从我的直觉。清醒思考是的。因此,如果可能的损害较小,你无须绞尽脑汁,要允许发生错误,这样你会生活得更轻松。只要我们有一定把握应付生活,只要我们在关键时刻小心,我们的决定是否完美,其实并不需要太在意。

一本注定会成为思考领域经典的书

在群体里面容易按照他人的想法生活,在孤独中容易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但值得记住的只是那些在群体中保持独立的人。——爱默生

文/老朱-AngelTown

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我时间想到的就是巴菲特的合伙人查理芒格,他曾在其著作《穷查理宝典——查理芒格的智慧箴言录》中花了40页篇幅写了一篇长文章,名字就叫《人类误判心理学》。

确实,《清醒思考的艺术》一书,就是要用理性的、概率的、合乎逻辑的方法来纠正人类本能使用的感性的、直觉的方法,在思考上产生的巨大思维错误。

1.说个故事

某富翁连续12个月来,每个月都收到一位专家发来的股市预测,对下个月的股市涨跌进行预测。而且这连续12个月来都预测准确,他对这位股神仰慕之极。这一天,富翁收到专家的信息,告知他专家成立了一个基金,代客理财,富翁很幸运做为仅有的几位私募对象之一。

那么,请问,富翁应该认购该基金吗?

列位看官,请先在纸上简单写下自己的答案和原因,然后继续听我道来。

富翁很爽快地按照账号信息,提供了一千万美金。

几个可能的结果:1.那位专家从此杳无音讯。2.那位专家还在,但投资成绩一塌糊涂。

2.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其实是这样的:某甲弄到了一百万份邮箱,然后他每个月发出股市预测。1月初,将一份预测股市上涨的信息发给50万人,将一份预测股市下跌的信息发给另50万人;1月底,结果揭晓后,他将预测错误的邮箱删掉。2月初,将一份预测股市上涨的信息发给25万人,将一份预测股市下跌的信息发给另25万人;2月底,结果揭晓后,他将预测错误的邮箱删掉。……12月初,将一份预测股市上涨的信息发给200人,将一份预测股市下跌的信息发给另200人。

这样,

如果你不想老被思考的陷阱绊倒建议熟读清醒

到了12月底,共有200人连续12个月收到了正确的股市预测信息。

3.幸存者偏差

这里面首先有幸存者偏差:由于我们经常只能看到成功,看不到失败,于是系统性地高估了成功的可能性。我们只看到了连续12个月,收到了正确的预测;但那99万收到错误预测信息的人我们永远都看不到。

昨天看完《中国合伙人》之后,我和朋友讨论一个问题:俞敏洪的成功,是因为他坚韧、坚持、乐于分享、下苦功夫、善于学习,等等这些现在媒体宣传的俞敏洪之所以成功的特质,还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偶然?

在时代的情景中,是否还有很多和俞敏洪类似的人们、做了类似的事情、有这些类似的所谓成功需要的素质,但因为失败者是不会去写书的、失败者是不会去演讲的、失败者也是没有媒体去采访的,导致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同时有很多很多个俞敏洪,我们只知道这个俞敏洪而已。

同样,调查发现长寿和喝红葡萄酒之间有关系,但这其实是否是因为还有更多经常喝葡萄酒的人因为不长寿导致我们根本不可能调查到他们,于是调查方法注定了结果?

如何避免幸存者偏差?作者的建议是:尽可能常去逛逛曾经大有希望的项目、投资和事业的墓地。

4.结果偏误

因为连续12个月收到了预测正确的结果,于是我们认为这个做出预测的专家是正确的?结果本身的正确难道还不能做为做出判定的依据?

这正是一种结果偏误:人类倾向于以结果来判断决定,而不是当时做决定的过程。

这种思维错误又叫“史学家”错误。一个经典例子是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珍珠港是否应该提前疏散?站在今天来看:自然应该疏散。因为有大量证据证明,日本即将对其进行袭击。但是,这些证据是在事后回顾时才显得这么清晰。在当时的1941年珍珠港事件之前,存在无数自相矛盾的证据。要判断是否应该疏散这个决定的好坏,必须置身当时的情境之中,过滤掉我们事后知道的一切信息(尤其是珍珠港果真遭受袭击的事实)。

如何避免结果偏误?作者的建议是:尽可能常去逛逛曾经大有希望的项目、投资和事业的墓地。

5.居然连续12次预测正确,这是一个奇迹吗?

有一天,你突然想起某位同学王小二,你与他好久都没有联系了。这时,响起了,正是王小二打过来的。“这一定是心灵感应!”你非常兴奋,叫了起来。这到底是心灵感应还是巧合呢?

设想一下,还有很多中其他的情况:王小二想起你但没有打;你想起王小二而他没有给你打;王小二打你而你没有想起他;你打给他而他没有想起你,以及你没有想到他而他也没有打给你。

其实,由于人们将90%的时间用于想别人,从不发生两人彼此想念、其中一人打出的情况是不可能的。再加上,那人不必非是王小二。如果你还有其他100个熟人,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就提高了100倍。

所以,居然有人连续12次预测正确,这是本来就是一个必然发生的事情。

结论:不可思议的意外事件就是虽然少见但完全可能发生的时间。它们的发生没有什么可吃惊的,如果它们从来不发生,那才令人感到意外。

6.因为连续12次预测正确,所以未来都会正确,这样使用归纳法是正确的吗?

人类有归纳法的倾向,由观察个体得出普遍适用的结论的倾向。

举例:一个农民喂一只鹅。一开始鹅畏畏缩缩,想:”这个人为什么要喂我?这背后一定有阴谋!”好几周过去了,农民天天都过来喂食物。鹅的疑心渐渐减弱。几个月后,鹅这样想:“这个人很喜欢我!”——这个信念每天都得到证明,它越来越坚定。鹅没有料到,农民在圣诞节的时候会把它从鹅舍取出并杀掉。

这只圣诞鹅就是归纳法思考的牺牲品。

7.日常生活中如何进行思考?

作者一口气提出了52个思维错误,如果每件事思考时都要一样对照看是否犯了这些错误,日子可怎么过呢?

有人问作者:“你怎么做到生活中不犯思维错误的呢?”作者的答案是:我做不到;准确的说,我根本不想这么做,因为回避思维错误是很麻烦的。

作者的规则是:在后果影响可能很大的情形,需要设法尽可能理智和理性地做出决定,这个时候掏出思维错误清单,一一核对。在后果影响很小的情形,那就听从直觉进行思考。

有时候清醒思考是的。

8.结论

这是一本关于思考的书,阅读的过程也需要读者做出大量的思考。这是一本认真而严谨的书。

如果要真正使用此书,不能大略读过,而需要反复练习,也需要隔一段时间再拿出来读一遍。

真正能够使用好此书,必将提高决策质量,改变个人的现实生活。

幸存偏误:为什么你该去逛逛墓地?

不管雷托望向哪里,都能见到摇滚明星。他们出现在电视里,出现在画报封面、音乐会节目单和络论坛上。到处都能听到他们的歌曲,摇滚明星无所不在,而且有很多。他们成功了。在无数吉他英雄的成功的激励下,雷托也组建了一支乐队。他也会成功吗?概率甚微。估计他也会与许多人一样,终会走向失败音乐家的墓地。墓地里音乐家的数量要比娱乐节目舞台上的多几万倍,但从来不见有哪位去关心这些失败者——那些落魄明星除外。因此人们往往看不到失败者的墓地。

幸存偏误是指:由于日常生活中更容易看到成功、看不到失败,你会系统性地高估成功的希望。不了解现实的你(与雷托一样)对成功抱有一种幻想,认识不到成功的概率有多微弱。每位成功的作家背后都有100个作品卖不出去的作家,每个作品卖不出去的作家背后又有100个找不到出版社的作者,每个找不到出版社的作者背后又有数百个抽屉里沉睡着刚动笔的手稿的写作爱好者。而我们总是听到成功者的故事,认识不到作家的成功概率有多小。摄影师、企业家、艺术家、运动员、建筑师、诺贝尔奖得主、电视制作人和选美的情况也是一样。媒体没兴趣去刨挖失败者的墓地,这事也不归他们负责。这意味着:要想缓解幸存偏误,你就得了解这些。

在涉及金钱时你也会出现幸存偏误:一位朋友想创办一家公司,你也可以参与投资。你嗅到了机会:公司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微软公司。的确有可能你运气好,可现实又是如何呢?有可能的情形是,公司根本成立不起来。还有一种可能是,3年之后公司破产了。3年后幸存下来的公司,大多数会萎缩为一家员工人数不足10人的小企业。你被媒体对成功公司的介绍迷惑了。可是,因此就不去冒险吗?不是这样,不过你在行动时一定要意识到,幸存偏误这个小魔鬼会像哈哈镜一样扭曲概率。

我们就以道琼斯指数为例吧。它由纯粹的幸存者组成。因为失败公司和小公司——也就是大多数公司——都不会出现在股票指数里。股票指数并不能代表一个国家的经济,就像不会报道所有音乐家一样。你也应该怀疑那些畅销图书和成功教练,因为失败者是不著书立说,不去演讲他们的失败的。

如果你本身就是“幸存者”的一分子,幸存偏误就非常麻烦了。哪怕你的成功纯属偶然,你也会发现你与其他成功者的共同点,并将它们诠释为“成功因素”。不过在逛失败者(人员、公司等)的墓地时你会发现,这些人经常也运用了他们以为的“成功因素”。

当足够多的科学家调查某种现象时,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其中一些研究纯属巧合地得出了一个重要的统计结果——比如喝红葡萄酒和长寿之间的关系。于是这些(错误的)研究立即赢得了很高的知名度。这就是一个幸存偏误。

幸存偏误意味着:你系统性地高估了成功概率。解决办法:尽可能常去逛逛曾经大有希望的项目、投资和事业的墓地。这样的散步虽然伤感,但对你是有好处的。

哈佛是好大学还是烂大学?我们不清楚

游泳选手身材错觉哈佛是好大学还是烂大学?我们不清楚

纳西姆·塔勒布是位作家和证券交易商,当他下决心要想办法解决他的顽固体重时,他考虑过各种体育活动。他觉得慢跑者干巴巴的、可怜兮兮的;练健美的看上去肩很宽、傻里傻气的;打球的人呢,哎呀,他们是高贵的中产阶层!但他喜欢游泳健将们,他们身材匀称、优美。于是他决定每周两次钻进游泳馆含氯的水里,好好练练。一段时间后他才发觉,他上了一种错觉的当。职业游泳者体形完美,并不是因为他们锻炼充分。实际情况正好相反:他们之所以成为出色的游泳选手,是因为他们拥有这样的身材。他们的身躯是一种选择标准,而不是他们运动的结果。

女模特儿为化妆品做广告,有些消费者就以为化妆品会让人变漂亮,但其实让这些女人成为模特儿的并非化妆品。这些模特儿天生丽质,因此才被选来拍化妆品广告。就像游泳选手一样,在这里,美丽是一种选择标准,而不是结果。

一旦我们混淆选择标准和结果,我们就会产生游泳选手身材错觉。如果没有这种错觉,一半的广告都不会奏效。

不光惹火的身材如此。大名鼎鼎的哈佛大学也是这样。许多成功人士都曾经在哈佛就读过,这是不是就等于哈佛是所好大学呢?我们不清楚。有的大学也许很烂,但它一样可以招收全世界聪明的学生。我曾就读过的圣加伦大学就是这样的。它名声,但课程(20年前)一般。尽管如此,出于某种原因——精心挑选的学生、狭窄山谷里的气候、食堂的饭菜……许多毕业生都事业有成。

MBA(工商管理硕士)课程大打收入牌,在全世界赚足了人们的眼球。它先算给感兴趣的人听,一个MBA的收入平均会增加百分之多少。这一简单计算旨在表明,学费虽高,但短期内就会得到回报。许多人都上当受骗了。我不想硬说这些学校虚构出了这些统计数字,但它们的说法没有价值。不想拿到MBA学位的人,所走的道路截然不同于追求MBA学位的人。造成人们收入差别的理由有成千上万个,而不只是有没有MBA证书。因此这又是游泳选手身材错觉:将选择标准与结果搞混淆了。如果你考虑继续深造,请另找原因,别拿收入增长说事。

每当我询问快乐的人们他们的快乐有何秘密时,我常听到这样的话语:“必须保持乐观,不要悲观。”这些人似乎不承认他们天生就是快乐的人、倾向于在所有事情里看到积极因素。快乐的人不愿认识到,其实快乐大多是与生俱来的,在生活中恒定不变。因此游泳选手身材错觉也是自我幻觉。如果快乐的人还来写书,这一欺骗就完美无缺了。

为此,请你从现在起远离成功自助图书,它们百分之百是那些天生具有快乐倾向的人所著。书中从头到尾都是好点子,但读者不知道,这些点子对数十亿人都不管用——因为倒霉蛋是不写成功自助图书的。

结论:凡有人讴歌某种东西值得追求——强健肌肉、美貌、高收入、长寿、影响力、快乐,你都要看仔细。在跨入泳池之前,不妨先照照镜子。你要诚实地对待自己。

你为什么会系统性地高估自己的学识和能力

过度自信效应你为什么会系统性地高估自己的学识和能力

俄罗斯女皇卡塔琳娜二世以淫乱闻名,曾与无数情人在她的床上颠鸾倒凤。她到底有过多少位情人?我在下一章告诉你。这里暂且谈些别的:我们应该在多大程度上信赖我们的学识?让我们先来做个小小的试验吧:“请你估测女皇情人的数量范围,要让你的估测98%都是正确的——仅2%错误。”比如,这一范围介于之间。也就是说,你估计卡塔琳娜女皇的情人多于20个,少于70个。

纳西姆·塔勒布曾经对我做过这个试验,他用这样的方式询问过数百人。有时是问密西西比河的长度,有时是问一架空客飞机的耗油量,有时是问布隆迪有多少人口。被问者可以自由选择范围,而且要像所说的那样,错误率是2%。结果惊人——40%的被问者估计的范围都是错的。率先发现这一惊人现象的是研究人员马克·阿尔佩特和霍华德·雷法,他们称之为过度自信。

这种现象同样适用于预测。对股市未来一年的走势或公司3年后预计营业额的估计就受这种效应的影响:我们总是系统性地高估我们的学识和预测能力——而且高估得很厉害。对于过度自信效应,重要的不是单个估计是否正确。过度自信会令你忽视你真正知道的东西与你已知的东西之间的区别。真正令人吃惊的是:过度自信效应对专家的影响比对非专家的影响还严重,一位经济学教授在预测油价的5年走势时会与非经济学家一样出错。只不过他这么做时过高地估计了自己。

这一效应也影响了其他能力:在询问时,84%的法国男人都声称自己是高出平均水准的好情人。没有过度自信效应时正好是50%——这符合逻辑,因为“平均”(准确地说是:正中)指的正是,50%在上面,50%在下面。

企业家就像想结婚的人:坚信自己不在统计之内。如果没有过度自信效应,工作上的积极性不会这么高。每个饭店老板都梦想开成下一家Kronenhalle餐厅或Borchardt餐馆——可大多数3年后就关门大吉了。饭店业务里自有资本的利润低于零,像患了慢性病似的。换个说法就是,饭店老板在系统性地资助他们的客人。

几乎没有哪个大项目会比原计划更快、更便宜地竣工。空客A400M运输机、悉尼歌剧院、3条戈特哈德隧道的延期更是令人难以置信。这个清单想列多长就有多长。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里有两个效应在共同起作用。一个是传统的过度自信,另一个是项目的直接利益人在激励下低估成本。调研员希望拿到系列订单,建筑企业和供应商亦然,建筑业主感觉得到了乐观数据的支持,政治家们靠这样做拉选票。我们会在另一章简述这种激励过敏倾向。重要的区别在于:过度自信不是受到了激励,而是自然单纯、生而有之的。

让我们用3点说明来结束这一章吧:(1)不存在相反的不够自信效应。(2)过度自信效应在男人身上比在女人身上更明显——女人较少高估自己。(3)不仅乐观者会受到过度自信效应的影响,就连自称悲观的人也会高估自己——只不过高估的幅度要少些罢了。

结论:请对所有预测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当这些预测是由所谓的专家们作出的。请你在筹划任何事情时都从悲观的角度出发,作坏的打算。这样你才会真正有机会,更现实一些地判断形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