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电力外送通道明确加速煤电重心西移

2019年06月16日 栏目:教育

电力外送通道明确加速煤电重心西移获悉,日前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关于推进大型煤电基地科学开发建设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目前各地已将意见

电力外送通道明确加速煤电重心西移

获悉,日前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关于推进大型煤电基地科学开发建设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目前各地已将意见返回。国家能源局提出,将在中西部煤炭资源富集地区,鼓励煤电一体化开发,建设若干大型坑口电站。

按照规划,近期将稳步推进锡林郭勒、鄂尔多斯、呼伦贝尔、晋北、晋中、晋东、陕北、宁东、哈密、准东等大型煤电基地建设,到2020年逐步形成一批以外送电力为主的现代化千万千瓦级大型煤电基地。

特高压送出煤电

煤电西移已成趋势,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人士告诉本报,输电工程是此次煤电基地发展的重点。

“我们要求省级政府能源主管部门在编制大型煤电基地开发规划时,应先统筹本省电源发展规划,充分衔接电力市场,合理确定外送煤电总体建设规模、电源点布局、建设时序和送电方案,明确近期拟实施的外送煤电项目和输电工程。”他说。

据了解,此次煤电基地建设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提出,将统筹优化大型煤电基地送电方向,优先区域电内送电,兼顾跨区域电送电。

具体而言,鄂尔多斯煤电基地主要向华北电送电,锡林郭勒、陕北、宁东煤电基地主要向华北、华东电送电,呼伦贝尔煤电基地主要向东北电送电,晋北、晋中、晋东煤电基地主要向华北、豫鄂湘赣、华东电送电,哈密、准东煤电基地主要向豫鄂湘赣、华东电送电。

尽管交流特高压项目近期争议再起,但本报了解到,此次煤电基地的电力外送通道仍将以特高压为主,包括直流特高压项目和交流特高压项目。

国家电公司发展策划部规划一部处长张琳告诉本报,国已做好煤电基地电力外送通道的规划。“以山西为例,目前山西规划的煤电项目有1.2亿千瓦,就通道而言,晋北煤电主要通过晋北-天津南特高压交流工程,晋北-江苏特高压直流工程送出;晋东煤电主要通过晋东-潍坊、晋东-长沙、晋东南-长沙,晋东南-连云港特高压交流工程送出。”

此外,张琳还介绍,针对内蒙古煤电基地,锡盟电源将规划通过锡盟-南京特高压交流工程,锡盟-江苏、锡盟-河南特高压直流工程外送;蒙西电源规划将通过蒙西-长沙、蒙西-天津南特高压交流工程,蒙西-湖北特高压直流工程外送。

针对新疆煤电基地电源,将规划通过哈密南-郑州、哈密北-重庆、准东-四川、准东-华东、准东-福建五条特高压直流工程外送。

但国的电力通道建设规划是否能代表国家规划?一位参与规划编制的人士告诉本报,“煤电基地的多数外送通道已基本不存在争议。”

旧煤电基地面临多重挑战

据了解,2014年,鄂尔多斯、锡盟、晋北、晋中、晋东、陕北、宁东、哈密、准东等9个煤电基地开工和启动前期工作规模7000万千瓦,占到全国煤电总装机的8%。

“‘煤电基地’的提法已有时日,此前我国实施了西电东送的能源发展战略,已相继在山西、内蒙古、陕西、宁夏、安徽、贵州等中西部煤炭资源相对富集省区建成了一批大中型煤电基地。”一位不愿具名的电力行业人士告诉本报,“此次大型煤电基地建设主要是为了加强中东部大气污染防治,扩大中东部外输电比例。此外,还有不能否认的一点,就是老的煤电基地现在面临一些突出问题。”

据上述人士介绍,此前建成的煤电基地向东中部地区送电规模已达6500万千瓦,但随之而来的,是中西部老煤电基地面临水资源相对匮乏、生态环境脆弱、与输电通道建设缺乏统筹规划等问题。

“新的煤电基地不会再走输煤多于输电的老路,此次将按照的节能节水环保标准,采用环保型火电机组,建设现代化大型煤电基地。”上述人士称。

甘肃省庆阳市委书记夏红民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也表示,申请成为新的煤电基地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电力外送能力,二是就地转化能力”。

据本报了解,新煤电基地建成后,基地外送煤电机组原则上优先于受电地区同类型机组安排发电,平均年利用小时数不低于受电地区同类型机组平均年利用小时数。同一基地外送煤电机组执行同一上电价,外送电力落地电价由送电价格、外送通道输电费用构成,原则上不高于受电地区燃煤机组标杆上电价。

此前,《煤炭工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十二五”期间将在蒙、新、晋、陕、甘、宁、黔等省 (自治区)建设16个大型煤电基地,包括:晋东南、晋中、晋北、陕北、彬长、宁东、准格尔、鄂尔多斯、锡林郭勒、呼伦贝尔、霍林河、宝清、哈密、准东、伊犁、淮南、陇东以及贵州。

微信一键生成小程序
神经性皮炎
化妆品皮炎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